元氏瘦身交流群

中整协互联网医美分会会长杜晓岩:医美粗犷发展的时代过去了,未来要搭建完善的征信体系

CMAIN调查 2018-11-08 14:50:56

借助百度推广、传统渠道粗犷扩张的医美模式,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了,悬在所有机构头上的营销和人力成本难题,一直未得到有效解决,而借助互联网技术,医美产业发展迎来了新的转机。


2015年,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医美分会(以下简称互联网医美分会)正式成立,依托互联网工具,力求突破目前医美产业发展瓶颈,致力于推动医美产业迈进新的规范化发展路径。


今年4月27日,经过数月征集、研讨,汲取了各细分领域企业标准和专家建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医美分会互联网医美行业规范指南(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正式发布,完善了中国医美行业在互联网信息化建设。


作为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医美产业,目前面临哪些问题,互联网医美分会如何赋能产业发展?为此,动脉网(微信:vcbeat)记者专访了互联网医美分会杜晓岩会长。


中整协互联网医美分会会长杜晓岩


粗犷发展的医美时代过去了


中国已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体量的医美消费大国,市场规模超过2200亿元,整形机构数量超过18000家。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市场准入门槛低、竞争小、运营粗犷、利润丰厚,医美曾一度被称为“暴利”行业,经过10多年的黄金跃迁式发展期,资本涌入、机构连锁扩张,已经形成垄断格局的头部医美品牌。


与此同时,一些弊端开始出现,高度市场化的运作机制导致整形机构过于强调短期利益,竞争激烈,价格战严重,而百度投放、传统渠道成本又高居不下,导致利润逐步下降。机构和资本大肆扩张,可是相应人才培养和技术创新却成为新的短板。


“最初,整形医院的利润可达到15%-45%不等,现在能够达到10%已经非常不容易。大型品牌连锁凭借之前积累的品牌、客户和技术优势,还可以维持。小型机构一般人力和营销成本不太高,主要靠口碑服务好周边客户。反而,一些中型的机构生存难度非常大,黯然离场者不在少数。”杜晓岩透露。


更为严重的是,大量的医美事故来自于“三非”之地,非正规机构、非正规医生、非CFDA药品层出不穷,医疗服务标准缺失、征信体系欠缺,医患矛盾严重。


“中国医美市场正规机构和非法执业的工作室、美容院等机构,数量比有数据显示达到1:10,虽然从大趋势来看,随着年轻一代存量市场崛起,未来医美行业一定迎来新的爆发点,但目前处于良莠不齐的红海竞争状态,这对于行业发展非常不利。打击三非,规范行业,刻不容缓。”


具体到医美机构运营层面,营销和医生两大板块成本巨大,足以导致利润空间越来越薄,这是目前普遍面临的痛点。互联网和信息化的手段出现,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新渠道。


在这样的产业大背景下,2015年,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医美分会正式成立,聚拢医美专家、医美机构、互联网公司和平台、医疗投融资机构等跨界力量,依托互联网工具,力求突破目前医美产业发展瓶颈,致力于推动医美产业迈进新的规范化和智能化运作新车道。


制定标准,赋能行业


2017年,原国家卫计委正式把医疗美容学科定义为“产业”学科,从政策鼓励上来讲,市场化程度一直很高的医美产业开始进入发展的新拐点,面临着结构调整和规范化发展的挑战。作为医美行业半官方的职能部门,加强自律维权、行业规范、协助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加强行业的监管,促进行业的标准化规范化建设,这是中国整形协会应肩担之责任。


至于为何会成立互联网医美分会,杜晓岩认为,分会成立之初,互联网医美行业已经蓬勃发展,以新氧、更美、美呗、悦美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出现,其价值是赋能传统的医美机构,帮助他们开源、增流,提高效率。


“线上的互联网企业和线下的机构之前是两种运营模式,如何能够真正促进线上和线下的融合,这是互联网医美分会首先要考虑的事情。这样做的目的,第一是为了把产业体量做大,第二是帮助机构把成本降低下来,最终通过线上线下融合,希望制定医美行业互联网的规范和未来的标准化措施。”杜晓岩表示。


资料显示,中国整形协会的主要职责就是把医美行业涉及的产业链各细分节点,制定规范和标准,同时进行监督和指导。“我们没有行政的命令权和处罚权,但是协会具有指导、建议、监督和反馈的权利。”


在杜晓岩看来,医美行业从医生、机构到整个服务的路径和流程,目前还是不健全的,也存在着一些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现象,当务之急是把行业的“游戏规则”制定下来,“我们需要一个行业的规范,分会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互联网医美产业链条上,从机构、医生、产品和患者四大板块,制定出产业发展权威性的的标准化和规范样本。这是一个行业持续向前发展的必备要素。”


今年二三月,规范的初步框架拟定。4月27日,《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医美分会互联网医美行业规范指南(草案)》(以下简称《草案》)正式发布,涵盖了与互联网息息相关的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医美第三方平台、医疗机构和医生资质审核公示、以及医疗广告宣传、医学教育等方面。


该《草案》出台,完善了中国医美行业在互联网信息化建设、智慧医美、大数据应用、网络媒体宣传等标准,在加强网络安全,防范化解医疗风险、保护患者隐私、规范网络宣传用语等方面更具有可执行意义,而且后期还将不断完善和优化。“这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每个阶段都特别细化,未来还将不断完善。”


《草案》颁布之后,“引起了同行的极大关注,复星和美团等产业内伙伴,就商量着一起开始合作构建健康险、消费者评价体系的可能性。我们希望在每个产业节点上,都有一个标准和游戏玩法,为后来的奖惩制度提供背书,最后是真正搭建医美产业的征信体系。”


杜晓岩表示,除了做好规范监督工作,未来分会还将加快推行大数据应用以及“电子病历+保险”等信息化建设,持续推进互联网可信体系建设,鼓励创新,融合发展,提高医院管理和医疗服务效率。


从整个大医疗产业来看,4月25日,国务院也颁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8〕26号)。其中《意见》第二大条第九小条要求: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标准体系。通过信息化的建设,实现互联互通,让医疗机构成本降低、效率挺好,患者能够更高效、便捷享受到医疗服务,这种趋势是不可逆的。


记者得知,目前,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医美分会还在开展医美行业机构成熟度评价的工作,“互联网涉及的客户管理体系、内部运营体系、营销体系以及信息化建设,每家机构进行到什么程度,我们已经做了调研和评估,下一步计划也在持续推进中。”


未来致力于建立医美产业的征信体系


纵观整个医美产业,上游的器械和耗材利润依然可观,是一个相对比较标配的体系。杜晓岩认为:“上游的生物技术一定是推动产业前进的重要力量,未来医美行业的增长是内源性的,比如干细胞、抗衰等再生医学范畴,患者更倾向于通过调理的方式、微创的设备治疗,达到皮肤和身体的年轻化,而不是直接整形动刀。”


下游的医美机构,目前正处于转型和升级的过渡期。处于中间端的信息化平台等,为产业发展带来了新变量,“诸如术前、术中、术后图像采集或者电子病历的存留,行业上都是没有标准的。我们未来希望有标准化的产品把图像数据进行采集,这对机构医生以及患者后续出现意外纠纷是非常好的资料佐证,同时也带动保险行业发展。”现在尚处于新生状态的医美保险、医美金融,等待征信体系建立后,也预计将爆发极大的潜力。


“医美行业医患矛盾,本质上就是信用危机。只有完善的监督、反馈、举报的机制,患者才会有更好的安全保障,也推动了产业规模的扩大。但是这肯定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对于未来分会的规划,杜晓岩告诉记者,“全力把规范标准制定出来,这是个非常大工程,一旦形成标准,建立真正的征信体系,对于行业来说,将是一个质变的里程碑事件。”


在这过程中,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医美分会愿意与跨界的品牌机构一起合作,深耕医美产业,在制度搭建、顶层设计上,为未来规划发展铺路开道。


Copyright © 元氏瘦身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