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瘦身交流群

中医治疗白癜风方法

最新治疗白癜风药物 2019-01-10 16:24:30

  白癜风是一种皮肤色素脱失的损害性皮肤病,其损害为局限性或泛发型色素性脱失斑,表面光滑,无鳞屑,边界清楚。中医文献有“白癜”、“白驳风”、“斑白”、“斑驳”等名称。白癜之名首见于《诸病源候论?白癜候》:“白癜者,面及颈项身体皮肤肉色变白,与肉色不同,亦不痒痛,谓之白癜。”祖国医学对该病的论述及治疗方法很多,现从理、法、方、药四方面作初步概述。


  1理


  古代医家对白癜风病机的认识大多从风邪相搏、气血失和立论。《黄帝内经?素问?风论篇》曰:“风气藏于皮肤之间,内不得通,外不得泄,久而血瘀,皮肤失养变白而成此病。”《素问?调经论篇》也指出“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诸病源候论》:“白癜者……此亦是风邪搏于肌肤,血气不和所生也”。《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此证面及颈项,肉色忽然变白,状类斑点,并不痒痛,由风邪相搏于皮肤,致令气血失和”。《太平圣惠方》:“夫肺有壅热,又风气外伤于肌肉。热与风交并,邪毒之气,伏留于腠理,与卫气相搏,不能消散,令皮肤皱起生白斑点,故名白癜风也。”《证治准绳》:“夫白驳者,是肺风流注皮肤之间,久而不去所致”。《普济方》认为“白癜风”是:“肺脏壅热,风邪乘之。风热相并,传流营卫。壅滞肌肉,久不消散,故成此也”。气血失和,荣卫无畅达之机,肌肤失之濡煦或滋养,酿成皮肤色素脱失而现白斑。亦有“怫郁”论,《丹溪心法?六郁五十二》指出“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生诸病,多生于郁”。七情内伤,五志不遂,可致气机紊乱,气血失和,失其濡煦,复受风邪外袭,阻滞经脉,形成白斑。王清任的《医林改错》则明确指出白癜风是血瘀于皮里所致。瘀血阻滞,凡跌扑损伤,积而为瘀,怒伤肝而致气滞血瘀,经脉阻滞则新血不生,或久病失治,以致血瘀皮里膜外,肌肤失濡养而成。“肝肾不足”论,素体肝肾虚弱,或久病失养,气血失和,损伤精血,伤及肝肾,以致精血不能化生,皮毛失其所养而发病。


  2法


  祖国医学注重整体审查,辨证论治,临床常见白癜风的分型为:①肝郁气滞证,证见:白斑散在渐起,数目不定,伴有心烦易怒,胸胁胀痛,夜眠不安,月经不调,舌质正常或淡红,苔薄,脉弦。治宜疏肝理气,活血祛风;②肝肾不足证,多见于体虚或有家族史的患者,病史较长,白斑局限或泛发,伴头晕耳鸣,失眠健忘,腰膝酸软,舌红少苔,脉细弱。治宜滋补肝肾,养血祛风;③气血瘀滞证,多有外伤,病史缠绵,白斑局限或泛发,边界清楚,局部可有刺痛,舌质紫暗或有瘀斑、瘀点,苔薄白,脉涩。治宜活血化瘀,祛风通络。亦有医者认为,一方二用,内服外用,疗效更佳。顾伯华[1]教授将白癜风的治法概括为六法:①祛风为先,辛散入肺达皮毛;②养血活血,善治风者先治血;③疏肝理气,开达毛窍解郁闭;④益气固表,辨病寓于辨证中;⑤补肾益肺,金水同源治病根;⑥浸渍外治,直达病所取捷径。张志礼[2]教授治疗白癜风抓住“气滞”和“风邪”这两个主症,先理气解郁,其次健脾益气,再扶正祛邪。此外,依据中医理论“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气滞则血瘀,血凝则气更滞,行气通络还需活血散瘀,故再加以活血之品。外治法可选择祖国医学的针灸、梅花针、耳穴等,亦可联合现代医学,如308nm单频准分子激光治疗,窄谱中波紫外线(NB-UVB)照射治疗,自体表皮移植,自体黑素细胞培养移、外擦皮质类固醇激素、免疫调节剂,穴位注射补骨脂素等。


  3方


  《证治准绳》:“乌蛇散,治身体顽麻及生白癜风;防风汤,治白癜风;苦参散,治肺脏火积风毒,皮肤间生白癜不止;三圣散,治白癜风。”《医宗金鉴》:"施治宜早,若因循日久,甚者延及遍身。初服浮萍丸,次服苍耳膏;外以穿山甲片刮患处,至燥痛,取鳗鲡鱼脂,日三涂之。”《医林改错?通窍活血汤所治证目》:“白癜风,血瘀于皮里,服三五副可不散漫,再服三十副可痊愈。”皮肤专家欧阳恒教授在长期的临床中对白癜风的治疗积累了丰富经验,提出以色治色法,常用经验方为紫铜消白方和消白合剂。紫铜消白方[3]由丹参、蒺藜、红花、核桃仁、紫河车、紫草、郁金、路路通、铜绿等11味药物组成,治则为:散风除湿、调和气血,运用祛风利湿、活血化瘀、调补肝肾的原则,并配合外搽药物治疗白癜风,疗效显著。消白合剂[4]选用黑芝麻、黑大豆、核桃、紫背浮萍、路路通、红花、大枣。其中黑芝麻、黑大豆、大枣养血疏风活血;核桃、红花补肾活血;紫背浮萍入肺祛风走表;路路通通行十二经,引诸药达病所,共奏调和气血、补益肝肾、祛风通络、以黑反白,从而达到以“黑”消“白”的功效。许爱娥[5]用加味桃红四物汤治疗白癜风,临床观察243例患者,治愈26例(10.7%),显效66例(27.2%),有效76例(31.3%),无效75例(30.8%);李梅云等[6]用自拟白灵方治疗白癜风,药选丹参10g、降香3g、白薇10g、紫草lOg、苍术lOg、红花6g、龙胆草10g、女贞子12g、白蒺藜10g、海螵蛸lOg、甘草6g、龟板5g。白蒺藜平肝解郁、祛血中之风,白薇清热、凉血、祛风,紫草、降香凉血活血,女贞子、龟板滋阴潜阳、补益肝肾,苍术、龙胆草清热燥湿、健脾补肾,红花、丹参行气活血,甘草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可以调和气血,活血化瘀,补肝益肾,祛风散邪。临床观察取得了良好疗效,且与NB-UVB照射联合治疗,疗效更佳。


  4药


  中医药治疗白癜风经验丰富,常用的中药大致可分为:能增加光敏感性药物,白芷、马齿苋、决明子、补骨脂、沙参、麦冬、独活、姜黄、虎杖等;增强机体免疫功能方向的补肾药,补骨脂、女贞子、菟丝子、枸杞、人参、黄芪、山茱萸、黄精、白术、茯苓等;激活酪氨酸酶活性药物,女贞子、旱莲草、沙苑子、地黄、骨碎补、紫草、甘草、细辛、乌梅、菟丝子、无花果、刺蒺藜等;促进黑素形成的常用中药,透骨草、旱莲草、茜草、益母草、野菊花、桑寄生等;含有必需微量元素的药物,自然铜、浮萍、珍珠母、牡蛎、威灵仙、银杏叶等;活血化瘀改善微循环药物,当归、桃仁、丹参、红花、川芎、赤芍、丹皮等。


  钟慧等[7]收集了368个治疗白癜风的中药内服方剂,对其中药物出现的频次进行统计,结果提示:白蒺藜、当归、补骨脂、制何首乌等药物使用频次较高,白蒺藜平肝疏肝,祛风止痒;当归补血、活血;补骨脂补肾助阳;制何首乌补肝肾、益精血。临床治疗白癜风,可遵循滋补肝肾、活血化瘀为主,兼以祛风除湿、疏肝理气的原则,以白蒺藜、当归、补骨脂、制何首乌等药为基础方,在此基础上进行适当加减,如肝肾不足加熟地黄、女贞子,瘀血阻络治以红花、丹参、川芎、桃仁、赤芍,血热风燥治以赤芍、丹参、红花,风湿蕴热型用防风、川芎、甘草、白芷、茯苓,肝郁气滞加郁金、柴胡、白芍,脾胃虚弱当用白术、黄芪、茯苓、党参。蔡念宁[8]在治疗白癜风时注重引经药的使用,根据发病部位用引经药,提高了用药的准确性,增加皮损部位的有效药量,从而提高疗效。如:白斑发于身体左侧者用川芎,右侧者用当归;头面部者选桔梗;眉毛、上睑者选龙胆草、菊花;眼周者选枸杞;鼻部者加用辛夷;口唇部的加芡实;项部、上背部者加葛根;胸腹者选厚朴、青皮、瓜蒌;胁肋者加用柴胡、青皮、川楝子;腰部加生杜仲;上肢用桑枝、片姜黄、羌活;下肢者加牛膝、独活;外阴部选蛇床子、车前子。


  在中药外用方面,陈梅花等[9]对近几十年来治疗白癜风的186首有效外用方进行了系统整理和研究分析,结果显示:治疗白癜风的外用药多以辛温为主,辅以甘苦平,归经以肝肾为主,辅以心脾。辛温有发散、行气、活血的作用,苦有泻热、燥湿、坚阴的作用,甘有补虚、和中、缓急、调和药性的作用,说明外用方多以驱邪为主,辅以扶正,标本兼顾,体现了中医的整体观念。而剂型多使用酊剂,有的在涂药之前还用茄蒂、生姜汁等外擦白斑处或用生姜蘸药外擦患处。治疗白癜风的中药也有一定的配伍规律,如补骨脂和菟丝子、当归和红花、黄芪和当归、当归和何首乌等都是临床常用的对药。对药的使用可以达到增强治疗效果的作用。


  5小结


  白癜风在临床非常多见,且病程较长,易诊难治。现代医学的某些疗法,如自体表皮移植,其治疗效果虽然可以立竿见影,却有局限性,无法阻止白癜风的继续发展,对进行期的白癜风也容易引起同形反应。中医药认识和治疗白癜风已有上千年的历史,有着深厚的基础理论和丰富的治疗手段,对白癜风也有乐观的疗效。而中医的诊断和治疗都注重整体,因此治疗白癜风亦要综合判断患者整体情况,若只是单纯的从皮损进行治疗,其治疗效果有限。故笔者认为理、法、方、药四个方面中,临床医生最应注重的是“理”,只有深谙本病的发病机理,认真辨证,从患者整体情况出发,再选相应的法及方药,纠其所偏,才可以快而有效地治疗本病。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元氏瘦身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