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瘦身交流群

你比美国总统还忙吗?”—— “有氧运动之父”库珀

金天使投资交流 2018-11-08 12:18:11

金天使投资交流公众号注:

库珀医生 ,“有氧运动和预防医学之父”,也是乔治·W·布什总统的私人医生。

库珀夫人, Millet Cooper, 和其夫婿,去年十一月被选为Dallas Baptist University Outstanding Entrepreneur Chairman ! 





《境界》独立出品【人物】 

 | 文道



“美国总统都能保证每天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你们有什么理由不能坚持锻炼呢?你如果不相信我,20年后你会哭着后悔的。”曾担任美国总统私人医生和运动顾问的库珀,用他的理论使美国的人均寿命增加4年。鲜为人知的是,他最大的梦想却是将健康和生命送到中国。


你是跑步发烧友吗?你的朋友圈里,是否有人用阿甘在电影《阿甘正传》里在夕阳下奔跑穿越美国的照片做头像?从美国1960年代开始的跑步大军,如今已经轰轰烈烈奔跑在世界许多地方,有氧运动已经成为得到全世界最多人认同和实行的运动健身方法。1986年,牛津英语词典收录了“有氧运动”一词。


这一切,都与一个人有关——“世界有氧运动之父”肯尼斯•库珀(Kenneth H. Cooper)。在葡萄牙语里,“慢跑”一词甚至直接被翻译成了“Coopering”。


现年87岁的库珀博士,是全世界运动与公共健康领域的先驱和家喻户晓的预防医学权威。他也是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私人医生。在小布什担任总统期间,库珀曾两次受邀出任美国卫生部代言人。他也是美国前总统卡特、布什、克林顿的有氧代谢的指导教练。


鲜为人知的是,库珀多年来对中国情有独钟,为致力于改变中国人的健康而孜孜不倦。这份独特的中国情结,源于他小时候要来中国医疗宣教的梦想。

电影《阿甘正传》里奔跑的阿甘


他从肥胖、眩晕中跑来

1931年3月4日,库珀出生于美国的俄克拉荷马州。父亲是一名牙医,他的教导令库珀终生受用:永不言休的工作操守、对医学的热爱,以及对信仰的热忱和委身。


库珀回忆道:“父亲在阿拉巴马州出生和成长。我的祖父是一个巡回牧师,星期日外出讲道,一去就几个星期,坐一辆简陋的马车巡回全国。他会得到二十五美元的讲道费,而他会把二十美元奉献给当地教会。父亲是长子,另外还有四个弟妹,在祖父离家工作时要承担家庭责任。从十四岁开始,他就什么活都干。当他入读医学院时,一位浸信会牧师成为他的朋友,在金钱上资助他完成学业。”后来,库珀的父亲成为一个家庭牙医,工作到七十七岁的高龄。


库珀读书时积极参与运动,在径赛、棒球和美式足球中都成为学校的优秀运动员。他过人的专注力使他大四那年在一英里赛跑中赢取州冠军。他在全州篮球比赛中亦取得优等成绩。年轻时对健身运动着迷,当时他可能没有想到自己日后会以健身为题写过十九本书和无数文章。


1960年代库珀以全班第二名的佳绩从医学院毕业。在NASA服役期间,他开始帮助NASA训练宇航员,负责美国宇航员发射前的体能训练和测试。


1968年,库珀博士出版了他著名的《有氧运动》(《Aerobics》)一书,阐述了人们可以通过有氧运动减少心脏病的风险。那时的美国与今天的中国情况很相似:美国人的生活在朝鲜战争以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生活变得安逸,家庭拥有汽车量急剧增加,体力活动从日常生活中迅速消失,心脏病一跃成为头号杀手。《有氧运动》这本世界上第一本运动处方论著一出版,立即被美国大众所认同,当年即成为美国畅销书之一。此书后来被翻译成41种语言(包括盲文)在全世界出版发行。


然而你想不到的是,库珀推广有氧运动的开始,却是因为自己遭遇的健康问题。虽然他擅长体育,但在攻读博士学位的4年中,运动中止、饮食过量,体重从150斤增长至190斤,血压也升高了。毕业后,繁忙的工作常使他精疲力竭。不良生活方式导致他全身无力、失眠,以至于不能坚持正常工作。


有一天,库珀和家人在玩滑水板时突然恶心眩晕,差点昏厥过去。他意识到问题的根源:缺乏运动、体重失控以及精神压力所致。环顾四周,他发现身边存在类似问题的美国人不在少数。


库珀对人们的健康状况进行反思,最终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重回母校哈佛大学研读公共卫生学硕士。通过跑步和合理饮食,6个月内库珀的体重恢复正常。成功减重带来的变化是:高血压、糖尿病前期、疲乏等问题迎刃而解。之后,他发明了著名的“12分钟体能测验”与“有氧代谢运动得分制”,成为全世界推广有氧代谢运动的第一人。美国前总统卡特、布什、克林顿都接受过库珀有氧代谢的指导训练。


他首推的有氧代谢运动使60年代曾猖獗美国并导致死亡率第一位的心血管疾病早在30年前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有效控制。美国人类健康统计中心公布的数字表明,1968年仅24%的美国成年人参加跑步运动,1984年增加到59%。同期,美国吸烟人数减少了一半,心肌梗死死亡率下降37%,中风死亡率下降50%,高血压人数降低了30%以上,高血压死亡率下降60%,人均寿命从70岁增至75岁。据报道,1970年到1980年美国人平均寿命增加4年,这一成就是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你比美国总统还忙吗?

“许多人无法想象我所面对的挑战。当年有氧运动和预防医学并不普及,但我坚持了下来,因为我知道健康的生活意味着什么。” 库珀说。进入80年代末,库珀的坚持和科学研究,换来了与人类健康和寿命息息相关的重要研究成果,库珀研究院(非营利性机构)用大量实例及数字,证明了适当的体育锻炼,能够将由各种因素诱发的人类死亡率整体降低58%。


库珀的有氧运动理论的意义在于人们对疾病的提前预防和预测,而不是生病后再去治疗。在库珀看来,通过适当的锻炼、合理的饮食以及平衡的情绪来保持健康的身体,要远比一旦得病后再重新找回健康容易得多,预防医学也远比“迟来的过分关心”更为重要。


库珀提出的“预防比治疗更重要”理论已经历经了50年的实践验证。他时常告诉人们,预先的健康管理是一门十分划算的买卖,这不仅是对个人而言的,对企业的管理者来说,同样如此。企业受益最直接的表现,即是病假缺勤率的明显降低,医疗保险支出显著减少。“运动和预防,不为取代医药,不为逃避死亡,只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从而尽可能远离病痛。”库珀说。


库珀40年对10万美国人的追踪研究表明:在30分钟内完成长度为3200米的运动距离,每周坚持五次,患心梗等心脑血管疾病的几率会减少65%。


“这十万人最初都是主动来找我开‘运动处方’的人,我把他们分成三类。第一类,不听从我劝告,给他们开了方子,仍然久坐不动的人;第二类听了我部分建议,每周三次并常年坚持有氧运动的人;第三类始终坚持每周五次有氧运动的人。追踪40年后,我发现,久坐不动的这类人得心脑血管疾病几率明显高于其他两类。第二类比第一类发病几率降低58%左右,第三类也就是每周五次有氧运动者发病几率减少68%。”库珀得出结论:第一类人平均寿命最短,第二类人比第一类人平均多活5年。而始终坚持每周五次有氧运动的人平均多活9年。


库珀提醒那些不爱运动的人说:“美国总统这个全世界最忙的人都能保证每天一个小时的锻炼时间,你们这些办公室白领还有什么理由不能坚持锻炼呢?你如果不相信我,20年后你会哭着后悔的。”

   


等候四十年,他终于来到中国


1990年,库珀中文版的《健身秘诀》(即《Aerobics》)出版,库珀有机会多次访问中国,并在高校、医学机构讲学。他说:“1986年,当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时,自行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孩子们都是步行或骑车上学。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然而,随着大量的中国家庭富裕起来,大城市的孩子们上学有私家车接送,每周花在看电视、打游戏、网上冲浪的时间很多,以洋快餐为代表的“垃圾食品”更是遍地开花。在库珀看来,这些都是导致中国儿童肥胖率急剧升高的罪魁祸首。而且“中国的吸烟者人数众多,加上长期缺乏锻炼的人群数字惊人,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患病率非常之高。中国现在的情况和20年前的美国非常相似。”


在库珀博士对中国人健康情况的关注和担忧背后,鲜有人知,他当年要去中国做医疗宣教士的梦想。从孩提开始,库珀便委身于基督信仰。


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大量的医疗宣教士来华,让西医在中国得到了普及,当时的中国许多著名医院的前身都是教会医院,例如北京的协和医院和上海的同济医院等。年轻的库珀受到鼓舞,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疗宣教士,因此他进入医学院学医。


库珀回忆说:“我在俄克拉荷马城的三一神浸信会积极参与事奉。我在十八岁时献身作全时间的事奉。我深信我会习医,所以我以为我会成为一个在中国从事医疗传道的宣教士。可是我一直感受不到我所需要有的强烈呼召。后来我终于首次踏足中国,有机会在医学院发表讲演,他们热烈欢迎我,此后我多次获邀回到那里,在好几个场合我有机会为主作见证。有一天,当我这样做时,我意识到:‘哇!我在中国作一个宣教士!’我感到非常欣慰。


这和我在十八岁时我以为我会做的在程度上有差别,但由于这些年来我在医学上的成就,我成了《北京日报》的头条新闻人物,大字标题说‘库珀医生来华’,中国人对我的到访有极好的反应。多年来我有未能回应我的呼召的感觉,但如今主指示我一条结合我的专业和我对宣教负担的路。”


库珀说:“不论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一样适用我的标准,因为大家的身体结构是一样的。”库珀表示,如果工作忙没时间,也可采取折中办法:上午10分钟,下午10分钟,再加上晚上10分钟。只要保证每分钟运动强度,每天累积有氧运动时间达30分钟就可以了。”也不一定是步行,慢跑、游泳、健美操都可以,关键保证运动的强度和时间。


2010年,中美两国的糖尿病得病率分别为10%和11%,几乎不相上下,由此造成的社会、家庭经济负担让人担忧。对此,库珀希望通过努力,在达拉斯的诊所培训中国医生或是直接在中国组建团队。“帮助中国人民找到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我不希望美国的一幕在中国上演”。



别把人当“一次性电池”使用

北京师范大学年轻的教授何智被选入“青年千人计划”刚一年,正踌躇满志,却因腹壁转移腺癌医治无效,于2016年病逝,终年35岁。库珀说,何教授既然是死于癌症,那就属于慢性病,是生活方式病,非一日之寒。他的拼命,恐怕从在中国读高中、读北大的时候就开始了;他锻炼不够,“充电”不够。


“人是‘充电电池’,别当‘一次性电池’使用!”针对近些年频发的猝死、早亡,库珀对中国职场的“拼命”文化非常反感。他直言不讳地说:“再也没有比这更愚蠢的个人行为和企业行为了!”


在教会中同样如此。一位基督徒医生在笔者参加的一次大会上多次强调:传道人的压力很大,身体常处在亚健康状态。再加上平时不注意锻炼,等到发现问题时,往往情况就会比较糟糕,所以他建议教会的同工最好每年做一次体检。


孙德生(Oswald Sanders)曾在《属灵领袖》一书中,讲述了麦琴(麦琴读经法的发明者)为了神的复兴事业积劳成疾的故事。32岁时,他病入膏肓。在病榻前对一位友人说:“神赐给我一匹马,让我送出一条消息。天啊,我却杀死了那匹马,而消息也送不出去了。”


孙德生的结论是:“我丝毫没有这个意思:过度担心自己,活得太过小心,害怕付出。但是,得把握一个度,过了临界点,停下来休息一下,实为明智之举。”


美国浸信会有一个有名的“反肥胖”牧师叫雷诺兹(Steve Reynolds),因为平时忙碌不注意身体,体重长到308斤,血压高、胆固醇高,而且还有糖尿病。后来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改变了生活方式。2007年,他自己减掉了108斤的体重,然后带领250名北弗吉尼亚首府浸信会教会的成员一起锻炼。


像大多数减肥计划一样,雷诺兹提倡健康饮食和经常锻炼。但它又加了一条十诫中的经文,“除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雷诺兹说:“我们已经把食物变成了偶像。······当我把自己奉献给上帝时,我的旅程开始了。在《加拉太书》5章16节,保罗称这个概念为‘靠着圣灵而行’,当我们走在圣灵里的时候,我们就不能满足‘肉体的私欲’。”


库珀也认同:“上帝所创造的一切都是好的,包括我们的身体。另外,新约中也有许多段落,说明我们的身体是神的殿。”先让我们认识到身体是圣灵的殿,然后可以将身体锻炼融入一些灵性操练。例如,我们可以边锻炼、边默想,也可以和一个喜欢讨论神学的朋友一起慢跑。


库珀还曾协助规划可以影响千千万万人的食物营养计划。百事可乐的主席史蒂夫(Steve Reinemund)曾与库珀组织一项联合研究计划,针对全美日益严重的肥胖问题。他们联手把各式薯条和调味酱的高脂肪含量减低。“致力于改善社会,不表示贪爱世界,而是热爱世人。”


著名的社会企业家、作家鲍勃·班福德(Bob Buford)曾这样评价库珀:“今天库珀在全新领域把他生命核心价值中始终如一的热忱和专注发挥出来,造福的人数不胜数。从很多方面来看,这类似他一度担心失落了的宣教呼召。他在数以百万计薯条包装背后的信息,就是宣告他对一个国家的国民健康的重大贡献!”


(本文参考了库珀《Start strong, finish strong》一书、以及班福德的《终极无憾》、《今日基督教》等资料)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Copyright © 元氏瘦身交流群@2017